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守文的博客

 
 
 

日志

 
 
 
 

戈壁滩上斗风沙 《中国石油报》‘金秋周刊’2015年4月11日  

2015-05-01 08:07:54|  分类: 如歌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戈壁滩上斗风沙

宋守文   

 

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新疆石油管理局克拉玛依红山嘴钻井处机关工作。钻井队在戈壁深处,去井队办一件事,要走十几里路,没电话,没汽车,只能靠脚量。

29万多平方公里的戈壁上,只有风永远是快乐的,自由自在的。这不,大漠的风不请自来,说到就到,在阴沉无言的戈壁上撒野,在沙丘上唿哨,在沙窝里旋舞,裹天挟地,席卷着无辜的生灵。

远处,有几个小旋风不时卷起一柱柱黄沙,孤烟顶天而立,扶摇直上万里晴空,似一位巨人站在沙海里,让人的身和心都仿佛沉进一派洪荒世界。如果此时你蹲在戈壁上解手,旋风立马会将刚脱手的手纸卷回来,不偏不斜地贴在脸上,让你拉不了兜着走,知道什么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影剧院几百人在看电影。散场了,风来了,堵住大门口,谁也不敢出去,谁也没办法进来。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没吃没喝的,只能眼巴巴地盼着大风停下来,才敢出门。

离家近的,本来要不了几十步就到家了,可飞沙走石中,刚出门就被吹回来。后来,听说有一位公安的领导不信邪,一个人顶风冲出去,马上像风吹石头跑一样,被吹得满戈壁滩滚。第二天,人们在几里外找到他。只见他头破血流,昏迷不醒,瘫倒在一块巨石旁,腿脚已被沙石埋住。这一幕,着实让人领略了戈壁上风的厉害和沙的残暴。

有一日,我去井队联系工作。去的时候,风平沙静。可回来的时候,狂风大作。风,张开贪婪的口,恐怖地怪叫着、冲击着,恨不得一口吞下沙;沙,在疯狂中颠覆,又在颠覆中撕扯,恨不得要把这个世界撕碎扯乱。飓风与沙暴混战,如战场上拼刺刀时的呐喊声,嘶哑地吼叫着,疯狂地拼杀着,似乎血与肉都在这风与沙的暴烈中化为乌有,连一声呻吟、一滴血迹都难留下。

我顶着风,寸步难行。我用鼻孔呼吸,会被大风呛死,风越大,沙尘飞舞的越凶,改用大口径的张开嘴巴呼吸,可沙便乘机而入,得到的是满嘴细沙。

正在我艰难跋涉时,一辆拖拉机顺着风向我开来,风的怒吼声,拖拉机的轰鸣声,飞沙走石的撞击声混作一起,难辨真伪,直到拖拉机压住我的裤脚,才发现死神已经攥住我,让我领受了风沙和拖拉机混战的厉害。  

我爬回处办公室,当同事们看到我那卷烂了的裤脚时,都为我有惊无险而感到庆幸。
    入夜,星光灿烂,戈壁宁静,静得让人心跳,静得不敢轻举妄动,生怕破坏了静夜的清纯与甜美,踩碎了平和中的本真。
    梦想,在浩瀚的沙漠深处,一定藏着一片绿洲,那里有潺潺的流水,有摇曳的杨柳,有袅袅升起的炊烟,炊烟里不知隐藏了多少动人心弦的故事。


                                                   宋守文(长岭炼化)

邮编:414000地点:湖南岳阳长炼小区望云10-401作者:宋守文

电话:00730-8827783QQ731945873邮箱:songshouwen123@163.com

博客:宋守文的博客              图书馆:宋守文的个人图书馆

《中国石油报》‘金秋周刊’2015411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