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守文的博客

 
 
 

日志

 
 
 
 

响当当的石油工人 中国石化报 2014-11-27  

2015-01-17 11:45:46|  分类: 如歌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响当当的石油工人
来源:中国石化报 2014-11-27 中国石化报08版

宋守文 刘敏

□宋守文/口述 刘 敏/整理

从学校毕业起,我就向往做响当当的石油工人。从东北辗转到西北,再到湖南,我与石油结缘大半生,青春岁月见证了誓言,让我如今的记忆丰满而厚重。

坚定建设大西北的决心

1957年8月17日凌晨,从石油工业部黑龙江双城计划经济学校毕业的我,怀揣满满的革命意志,与准备到大西北去的毕业生背着行李,“雄赳赳,气昂昂”地排着队在县城的火车站登上了南下西去的列车。

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出远门,背着铺盖衣物,一个挨着一个,说说笑笑不停。不知不觉,几十个小时很快过去了。8月19日,我们抵达北京,马不停蹄换车南下,经过石家庄到郑州再转站西行。列车在高山、峡谷、隧洞、钢桥上呼啸而过,终于在一个我不记得名字的小站停了下来。

月台上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女孩朝车窗走来,穿着破破烂烂的上衣,光着屁股,蓬乱的头发披落着,挡住半张黑乎乎的小脸,她向我伸出黑乎乎的小手,发出了很微弱的声音,“大哥哥……”她的大眼睛盯着我,却没有一丝光亮,这情景刺痛了我的心。我从布兜里找出了一点干粮,然后把火车上供应的盒饭一起递给了她。看着小女孩用手抓饭大口大口吃的模样,我心里难受极了。列车每到小站停下,都有衣不蔽体的小孩或老人围车乞讨或叫卖。

我小时候也在被日本鬼子侵占的东北讨过饭,深知饥寒交迫的滋味和那种低三下四的难堪。火车上的所见所闻让我更加坚定了建设大西北的决心。

8月27日,火车行程结束后,我们只得将行李塞进了两辆大卡车。从玉门出发,汽车整整跑了5天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办理各种手续。回到宿舍后,我在日记本上写了一句话:“今天是我正式参加革命工作的日子,以后要做响当当的石油工人。”

护送千人家属队伍搬迁

1961年,因会战需要,钻井队很多人被召集到大庆去参加会战,那边的安置房已建好,家属可随职工搬迁,局里决定派我去完成护送任务。那时家属住得非常分散,护送组人员挨家挨户沟通协调,直到把一千多人都集中起来,开始向大庆进发。在火车站,一千多人挤进了用席棚子搭建的临时候车室。时值12月,风沙肆虐,滴水成冰。米粒大小的雪掺着沙粒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孩子们的哭泣声也随着呼啸的西北风一阵接一阵。

熬到凌晨2时47分,千人队伍终于登上了东去的列车。12月6日到达兰州,又经过5天抵达北京再转车北上,终于平安到达松辽勘探局太康县勘探指挥部。

安置房是用东北的高粱秆像架篱笆一样捆起来,再用黑土和成泥巴糊上去做成墙的,屋顶也没有瓦片,只是盖了一些枯草。当我随着指挥部的同志送家属进屋时,传来轻轻抽泣的声音,不知道是妇女还是孩子。我的眼圈也跟着湿润了。这些饱受风寒饥饿的家属,并没有叫骂或者埋怨,她们把苦水往肚里咽,默默地收拾房间,搬运行李。

“回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我赶紧出屋去看,是从西北来的石油工人到了,几辆敞篷汽车载着一排排、一列列“雪人”停了下来。“雪人”跳下车,来不及拍落身上的积雪,就飞快地跑向妻子和儿女。

晚上,指挥部请我们护送工作组吃饭。真佩服那里的炊事员,硬是用白菜、萝卜、野菜和咸菜4样食材做出了8道菜。窝窝头的个头很大,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做得那么松软,用手轻轻一捏,就再也回不了原样。我喘着大气喝着热气腾腾的野菜汤,呼啦啦一下吃了6个窝窝头。任务完成了,吃饭特别香。

火热的“三线建设”

1970年5月,正值轰轰烈烈的国家“三线建设”时期,为积极响应在毛主席家乡建炼油厂的号召,我们一家4口从西北调到了湖南岳阳长炼。

抵达后,厂里没地方住,后勤部门的人员只能将我们一家4口和另一家3口安排进了同一间旅馆。房子里没有凳子和桌子,只有一张几乎占满整个房间的大通铺和一把乌黑的暖瓶。湿漉漉的汗臭味和隔壁屋厕所传出的腥臊味几乎占据了整个屋子。

既然来了,就得安心住下。夜晚,两家女人把各自的孩子哄着睡着后,把他们齐刷刷地排在中间放下,然后两个女人挨着自己的孩子睡下,最后是两个男人在各自的妻子旁边睡下。

湖南的5月特别爱下雨,房子里不论白天晚上都蚊蝇飞舞。我是北方的旱鸭子,受不了潮湿闷热的天气。但因两家合住的不便,大热天也必须长衣长裤紧裹着,几天下来,我浑身长满痱子,再加上蚊蝇叮咬,痒得难受。妻子买了纱布跑到县里的裁缝铺去做蚊帐,才知道那里早就排了很长的队。为参加“三线建设”,几千人来到了小县城,大家都等着做蚊帐。

熬了3个多月,厂里给我在乔家村找了一间农舍,条件没有变得多好,但毕竟不用两家合住,方便多了。

虽然条件艰苦,但干起活来似乎就都忘记了。开山挖渠、采石铺路,全凭人力。雨天泥巴裹满裤脚,晴天汗水湿透衣背。直到如今,回想起那些参加炼厂建设的日子,热火朝天的画面仍让我心潮澎湃。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