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守文的博客

 
 
 

日志

 
 
 
 

雪中的红腰带 宋守文【青史网】  

2010-12-20 13:05:50|  分类: 如歌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中的红腰带 宋守文 评说于2010-11-23 10:40 被点击32次 
   
 

50年代初,我考上了初中。学校是在另一个县城,我家与那县城隔着一条松花江,顺江而下30多里水路就可到达。那个距离与交通的限制,是不能天天回家的,只好在学校寄宿。记得在我考取这所中学后,父母怕我第一次出门不知道怎么走法,家里很穷又不能送我去,就给我找了一位叫兰兰的女同学带我去入学。

  香儿编辑
兰兰和我同姓,学名叫鄂兰,是我家的邻居,比我大两岁。我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从小就玩得好。自从她上了初中后,我们就分开了,只有放假时间才能见面。
她上了初中以后,成熟多了,知道男女有别,就是放假在家,也很少过来玩玩。记得那年放假期间,听到她在家的堂屋里大声朗诵俄语,我真的羡慕极了,看,人家多有才。现在,我们又是同学了,她是该校高年级的学生,而我只是刚入学的新生,是她带我一起乘船上学的。临行,妈妈扯了点红布,专门为我做了一条红腰带,说是能避邪,能预祝命运吉祥,前途光明,也是对我考上中学的奖励。

  香儿编辑
八月末的一天,我背着行囊,她帮我提着装有脸盆等杂物的网袋子,第一次乘上大客船去另一个县城上学。当我们一起走上颤悠悠的跳板时,她怕得要命,紧紧地扶在我的身边,我好像感到了女性的温柔可爱。我们一起在船舷上走来走去,她向我介绍两岸的风光,俩人快乐地站在船头,迎着徐徐而来的清凉的风,观望两岸青山草原的风光,看着指着,说着笑着,不知不觉的就过了一个多小时,另一个县的码头就在眼光前。客船鸣笛转弯调头靠岸,旅客一条龙似的上了岸。我第一次乘这么大的船,第一次来到比我那小镇繁华几倍的县城。街道上,两旁有几栋漂亮的房子,看到什么叫楼房,最多也不过两三层罢了,几台破旧的汽车冒着黑烟驶过街道,姑娘们花之招展给城里增添了许多光彩,特别是这里的女人胆子大,居然敢穿短裙,把那雪白的大腿露在外边,让我眼花缭乱心神荡漾,啊!生活原来如此之大如此美丽又如此浪漫。
元月,严寒的冬天到了,江水已冰冻三尺。那时的江面上虽然可以行人、跑汽车、开坦克,可那年月实行的是计划经济,计划里没有这段路的交通车,别人也不能随意做这个生意,因为那是犯法的,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要回家就得走计划经济的正道,走正道的办法就是步行30里地才能回到家里。
上了半年学,放寒假了,该回家了。对于我来说,我是夏天坐船来的,回去确是冬天,需要在江面上走回去,这又是第一次,不知道怎么个走法。
兰兰已经走过几次,我仍旧相约她搭伴回家。
"江两岸的山窝里有狼窝,可要小心,别把我俩给掏了!"
"别吓唬人?"
"谁吓你,我都遇到过一次。不过,那时同学多,一吹号狼就吓跑了。"
"那就多约几个人吧。"
"那有人,全校就我们俩个是一个镇的。"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为了安全,在放假前她就向学校借了一把小号带上,以防万一。是的,有准备总比没准备好,有警惕总比没警惕好,狼是不讲理的,也许来,也许不来。
早上,下雪了。雪在空中不定性的忽左忽右的往下飘,飘展成花,白白的,轻轻的,嫩嫩的,柔柔的。双手捧着它,哪有重量,感到"轻如鸿毛"的成语都有些不确切了,应该是"轻如雪花"才觉贴切。端详它,它在手心上羞了,化了,没了,留下的,只是一小滴晶莹的水珠儿。
我们在宽阔的江面上迎着雪花踏着厚厚的积雪急速地往家走,时而手拉着手滑行在光溜溜的冰面上,一个蹙溜就是几米或十几米远。她摔倒了,我拉她起来,我跌倒了,她扶我起来;时而打雪仗,你追我赶,路程在快乐嬉戏中缩短。

雪中的红腰带             宋守文【青史网】 - 人生漫步 - 宋守文的博客
这是江面上的路。路上无人,只有江岸两边茅草丛生的开阔地,远处的山,近处的岸,满山遍野,白莽莽一片,还有江面上没有被雪覆盖的冰,以及冰水交错形成的美丽曲线。人在江面走,好似江上游,又似雪中飘,空气清新,心身欢畅。往前看,未走过的茫茫雪路,往后看,白色的江面上留下的自己走过的白色痕迹,正被美丽的雪花覆盖添平而抹去。
雪一直飘着,快要正午时,突然听到东南面的山边传来一阵螺号般的嚎声:"嗷─!嗷─!"由远而近,此起彼伏,吓得我差点滑倒。好家伙,真的来了,在寂静荒凉的江面上,那声音几乎叫人的头发甚至每根汗毛都能站立起来。

  香儿编辑
人的视野是有限的,就在我们视野边缘的茂密野草中,栖息着一群饿狼。才听到几声,抬头向前一看,啊!前面离我们仅有几十米远的地方,一条大狼好像一条大狗似的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皮毛是一种冷凝气质的银灰色,蹲在雪地上,两只耳朵朝前竖立着,大嘴扯到耳朵根,露出一排闪着寒光的獠牙,血红的舌头伸出来颤抖着,两只恶恨恨的眼睛闪着绿光,正虎视耽耽地盯着我们,惊天动地般地嗥叫着,搞不清是向我们示威呢,还是呼叫它的同伴们快来助战和美餐。
听母亲说过,只要狼一叫,很快就会招来一群狼,岂不没命了。此时,宁静雪白的江面上千里冰封,没有浪花没有波涛没有哭泣,僵硬里渗透出一种说不清的恐怖,是风还是空气在神经质地颤动,银色的世界射着白光,荤暗的太阳无动于衷地面对那吃人的豺狼。
事态顷刻间变了,我的笑声消失了,脸拉长了,眼睁大了,心悬空了,头发竖立起来了,而她,却临危不惧,瞪圆双眼,关键时刻显示出顽强的英雄气魄。

  香儿编辑
这时,我们深知,跑是跑不脱,躲也无处躲,如今的世界上还没有哪个人奔跑的速度能超过狼。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不容多想,残酷的现实就摆在了面前。咋办?此刻最重要的是不能乱动。听有经验的人说:见到狼千万不能跑,那样,狼肯定会从后面扑上来,咬住你的脖子,要敢站住,稳住严峻的事态,在稳中思动。
当我们站定之后,那只饿狼也不动了,停止了滴血的嚎叫,头低下来不知是准备冲刺还是在观察我俩的动静。
一只狼对俩人,一对二,瞬时的僵持。
瞬间里,狼想的是如何进攻如何吃人,想必它也饿好久了。我俩想的是如何逃脱如何化险,因为我们的力气实在太单薄了,除了一把小号而外,手无寸铁。但是,此时的上策还是主动出击,先下手为强。兰兰不知那来的一股劲,把那把号对着蹲在地上的狼,突然吹得震天地响。那只狼停止了吼声,愣住了,急转身逃跑,可没跑多远又趴下来伏下头静听动静。号声不止,再没有什么进攻的其它行动,狼有所察觉,又抬起头观望,慢腾腾地站起,实在不心甘情愿地开始后退,又恋恋不舍地回过头观望。为了这个行动,兰兰胆大包天地一边吹号一边朝狼冲去,我也胆怯地紧紧跟在后边。
前几年,她和同学们一起回家时,也遇到过一只狼,只要吹几声号,它就会逃走的。可这只老尖巨滑的狼确一反常态,我俩向前走,那狼就向后退,快走它就快退,慢走它慢退,我们站住,那狼也停下,不恳放过我们地前后左右地周旋。

  香儿编辑
时间在此时是太宝贵了,时间就是生命啊!如此长时僵持下去,如此对持状态发展下去,走向的必定是死亡。因为,如果那群得到通知的狼赶到,那事态就无法收始了。就在这一进一退的片刻期间,那群有三名成员的狼如箭离弦一般从草丛里射出,溅起雪,扬起一缕白烟,与那头先到的狼齐刷刷地"一"字型摆布在一起,形成一个有前有后有左有右的包围进攻阵势。只见那只老狼的嘴插在地上,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嗥叫,似联络信号,似发布战斗命令,似寡妇哭新坟,又仿佛是进攻前的预谋。
世界上的野生动物,最顽固、最残忍、最狡猾的就是这帮豺狼了。
此时,四只狼对我俩,四对二,事态更严重了。严峻里,是一场人与狼的战斗在所难免了。在死亡的边缘,兰兰仍然无所畏惧地继续吹号,而我却吓得毛骨肃然,刚胆怯地倒退几步,一只雄健的老狼低声咆哮着,一身灰白色的毛都竖立起来,东奔西突,蹿腾得雪沫冒烟,嗖地凌空而起,在半空划出一道弧,四肢还没着地,便一口咬住我的袖子,嗤啦一声,愤怒地撕下了我棉衣的半个袖子又退了回去,另外的三只狼都没动,显得非常有秩序。
第一个试探性的进攻,狼胜利了。这个胜利,除了助长狼的威风而外,剩下的是我那只被咬伤的胳膊和棉衣袖子上暴露在外边的白花花的棉花,剩下的是心惊肉跳的胆寒,剩下的是一声声回荡在江野的呼救声。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要想逃脱葬身狼口的命运,需要的仍然是冷静、胆略和智慧。

  香儿编辑
"别动!"
"快解下腰带!"
"把腰带抡起来,和我一起冲!!"她拿开号角,急速地尖叫着接连下达了几道命令。
是狼的撕扯还是兰兰的喊声,终于触动了我的灵魂,唤醒了我的精神。在我迅速解下红腰带的同时,那群狼在老狼的带领下,一起包抄冲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兰兰突然吹着号迎着那群扑过来的狼冲过去,同时抡起另一只胳膊。
瞧着她的英姿,自己的胆量大增,仿佛变成一名勇士般,敞开最大的嗓门,发出世界上真正的最强音,大声呐喊着: "冲啊──!杀呀──!"喊声震天,同时抡起红腰带向那批饿狼不要命地冲过去,我居然冲到兰兰的前头。这时,也只有这时才显示出男子汉的应有气魄,这震撼江野的号声和呐喊声,这没有任何退路只有向前的强大攻势,使群狼胆怯了。特别是那个抡起来的红腰带,似飞转滚滚向前的园锯,似来势凶猛的火轮,似光鲜浓艳欲滴的红色,对于狼来说,是从没见过分也分不清是什么新式"武器",这以假乱真的狐假虎威的战略战术,这难分真假的一瞬间,一下子冲到那只老狼跟前,‘火轮’轮到了老狼的眼前,吓得那群狼惊慌失措,"嗷......"听到的还是那只老狼发出撤退的信号,老狼带领转身就逃,四只吃人的畜生争先恐后的四处逃窜。
原来,狼也有惧怕与不怕。它怕巨响、火光、绳索和突然地进攻,它不怕胆怯、软弱、逃避和慌乱地退缩。

  香儿编辑
战斗结束了,狼群消失了,我俩赢了,得救了。至此,我俩才真正的感到害怕,才发现身上出了一身冷汗,才看到那只被咬的胳膊流着鲜红的血,染红了雪白的棉花,才感受到生死之交的战友情谊,感受如此美丽浪漫的生活背后,还有如此艰险的路程,感受到那条红腰带的情深意重。
"走!快走!!"兰兰发出命令。
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刚平静下来的心又紧张起来,那群狼如果再回来可怎么办?来不及回味,来不及包扎,来不及任何拖延,需要做的,就是抢时间,拼命地赶路。
"狼!"我们乘着雪,飞奔了一段路程后,猛地睁开眼,天哪!远方又有一条大狼正朝我们走来。我揉揉眼,看清对面那条"狼"原来是一挂一批马拉着的爬犁。

雪中的红腰带             宋守文【青史网】 - 人生漫步 - 宋守文的博客
"是爬犁!没错!",我俩惊喜地跳起来。
爬犁近了,那匹枣红马似乎闻到了异味,喷着奔跑的热气,立着耳朵,眼睛亮亮的,朝着前方打着响鼻。我俩向那位驾驶爬犁的人说了在前边遇到狼群的事,那人并没回答我俩什么,只是咧着结霜的嘴巴笑笑,满不在乎地扬起手中的马鞭在空中打了几个回荡,一道响亮的策马鞭影,收尽了江套上的恐怖与沧桑,爬犁又一如既往的奋发前行了。

  香儿编辑
绝处逢生的事已过去了很久很久,想到的是危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怕危险;领教的是狼的狡猾、顽固和凶残,醒悟的是女人并不软弱,关键时刻,女人的勇敢果断并不亚于男人;念念不忘的是妈妈给的那条红腰带,是红腰带救了我,还是妈妈救了我?

  白里透红、水嫩极致的美女【组图】 - 【(新)虎笑扬天】 - 【(新)虎笑扬天】的博客

邮编:414000   地点:湖南岳阳长炼小区望云10-401   作者:宋守文
          QQ:731945873       邮箱:
songshouwen123@163.com 

博客:宋守文的博客                   图书馆:宋守文的个人图书馆

在【青史网】发表
2011年02月23日 - 蓝梅 - 快乐家园2011年02月23日 - 蓝梅 - 快乐家园2011年02月23日 - 蓝梅 - 快乐家园2011年02月23日 - 蓝梅 - 快乐家园2011年02月23日 - 蓝梅 - 快乐家园2011年02月23日 - 蓝梅 - 快乐家园2011年02月23日 - 蓝梅 - 快乐家园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狼——蛮给力的图 - 淡泊依然 - 淡泊依然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